在去浑善达克沙地路上,很宽的路突然就变成了泥泞的土路,看到了—个貌似很后现代主义的雕塑,靠近之后才发现手里拿的是一把琴。车下了公路,头车就有些懵了:找不到他们上次进去的路口。电台里面合计了一下,反正不止一辆车,没啥可担心的。便一头扎进了一条谁都说不清的简易道路。看着不断稀疏的人迹,面对声称多次来过浑善的头车,我顿生疑窦:到底能不能找到路啊?依着隐约的车轮痕迹,车载电台里传来兴奋又感叹的声音:去年路过这里的,这个大沙丘又吞噬了大片草地……

天渐渐的暗了,一直在小溪的边上找路,试图翻过一个很陡的沙坡,试了几次发现是不可能的,折回来的时候有一辆车陷在沼泽的泥潭里了。这里的沼泽非常隐蔽,以前在关于介绍的文章里说,总觉得这是一种夸张,是沼泽怎么看不出呢?确实看不出,在车没过去的时候完全是草地的感觉,实在无法分别出是地基硬实的草地,还是淤泥的浮草。即使是同样的地方,也会有很多不同的情况,有的地方很干,可以从容过坦克,有的地方走人都陷脚。前车能过未必后车也可以通过。

当被陷的车发出求救呼叫,为了不耽误时间,头车去前面探路了,我驾车折回。停下后,心里很踏实,因为车上安装的绞盘有5吨的拉力,可以从容地拉起任何一辆越野车。车陷的不严重,只是前轮下了一个泥潭。放出绞盘的钢丝绳,挂上牵引钩,一切都十分顺利,但是一个很小的闪失让我们陷入了困境:在收紧钢丝绳的同时我向后退了半步,仅仅是半步,一下脚踏进了一个暗藏的泥潭,应该是水潭,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绞盘的遥控器掉入了水中!谁都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遥控器进水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晕了,再按遥控器绞盘无法工作了。昏暗之中,我做了一个后来证明很重要的决定,先把遥控器拆开。事实证明:第一,随车是要放些工具的,工具是有必要全些的,工具用时方恨少;第二平时要多拆些闹钟电脑啥的锻炼维修基本技能,能修好与否另说,起码能拆开。这时候拆开遥控器是重要的,因为里面有水,而且越早拆开,能恢复的可能性就越大。有拆闹钟的功底,拆遥控器绝对小菜一碟,打开一看,里面无非是一块小的线路板,带着一节电池,不过是水汪汪的。用纸巾仔细地擦干了水迹,安上电池还是没有反应,是不是电池没电了,换电池,还是依旧。完了,绝望的心情爬上了脑海,天很快就要黑了,难道要在这沼泽里过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