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一切生命的发源地,只有到了人迹罕至的自然,才能让人真正拥有灵性。

为了表达我们心中亲近大自然的愿望,2001年12月1日27辆形状各异的吉普车在北京越野者汽车俱乐部门前集合。

喧闹的车队集结整齐后,各车驾手纷纷打着车子待命出发,停在我们车子旁边的是一辆切诺基2020吉普,只见身材魁梧的北京驾手在车前用力的摇着,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出后,他一个健步冲上爱车,只见他迅速挂上倒档开始倒车,生怕自己被落下,车在短短的几秒钟后却停了下来,驾手越出车厢向后望去,跟随他的目光,我们发现他的左后轮胎已经瘪了,这可真叫出师不利,无耐只能先自行换下轮胎,然后再追赶我们了。

浩浩荡荡的车队,离开越野者汽车俱乐部,行驶了一个小时后,进入山路,车队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更是威风凛凛,不时引来路人的驻足观望。中午时分,车队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停下来一字排开,清凌凌的河水在群山之中光滑如镜,不远处的水面已经有薄薄的冰层在水面上浮游着。

接下的一段时间是越野人的欢乐时光,五十铃第一个冲下河床,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水花肆意飞溅,禁不住诱惑的红色陆迪也豪情勃发地欲与五十铃势比高,跟着是北京车迷的黄色改装”大脚”、红色切诺基、白色三菱吉普。。。无一例外地撒着欢儿。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瞬间已是面目全非。就在大家尽情宣泄的时候,一辆红色切诺基陷入河中,驾手猛踩油门除了车轮空转、泥水飞溅外,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自救。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装有绞盘的蓝色切诺基上,只见驾手们纷纷上阵,将绞盘的一端系在红色切诺基的后保险杠上,只盼通过绞盘让红色切诺基能脱离泥海,谁知绞盘只能让红色切诺基的车轮空转,却丝毫没有被拖出来的痕象,甚至还将蓝色切诺基向前拽行了几厘米,正在这紧急关头一辆同样装有绞盘的白色三菱吉普在人们眼前闪现出来,两个绞盘同时发威,红色切诺终于在众人的瞩目下逃离泥海。

越野人崇尚回归自然,喜欢挑战自我,由是我们义无返顾地向山野进发,这一段路与来时相比更让我们豪情勃发,山势越来越陡,路越来越险,渐渐地山路上出现了厚厚的一层冰雪,伴随着吉普车马达的轰鸣我向窗外望去,时下已是初冬,透着点儿苍凉和浩茫,但这里却蕴藏着自然的勃勃生机,它以一种朴素的美让人难以忘怀,相信路会在我们脚下沿伸……

暮色压顶了,在浓重的暮霭中越来越清静的山麓渐渐显得神秘起来,当我在沉寂中用心聆听大自然的美丽的时候车队已返回了北京越野者俱乐部,越野人用独有的霸气与豪爽举杯相约下一次的“我心狂野”。